推荐资讯

虽然是有些晚了但是老来得子的事情也不是少数

发布时间:2018-07-25 17:18 浏览:
项雅芝跟谁跄了好几步,这才站稳,打不过人家,项雅芝也只能在嘴上过过嘴瘾了。
 
    白清倏的上前,伸手就掐住了项雅芝的脖子,她的手指修长,她的手掐着项雅芝的脖子,让项雅芝半点反抗都没有,她连话都说不出,特别是白清的眼神冰冷,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。
 
    项雅芝有一种感觉,好像白清真的会掐死她。
 
    “项雅芝,你不用骂我妈,到底谁是狐狸精,谁心底清楚,你真的没有使用下作的手段得到连和吗?”唐悦从刚刚项雅芝的反应里,猜测着她可能是说中了,她踱步上前,道: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你当真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?”
 
    “你说,连和要是知道你使了这些手段,或者说你一些见不光的事情,他还会和你继续下去吗?”唐悦的声音不疾不徐的说着,亲眼看到项雅芝眼里的心虚和退让,她心中很替妈妈感觉到不值。
 
    且不说连和怎么样,至少当初的连和,肯定是对妈妈真心的,如果不是项雅芝,妈妈也不会在生她的时候,差点被村子里的人逼死。
 
   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就是项雅芝。
 
    唐悦的神色越来越冰冷。
 
    “小悦,别冲动。”连彤踩着高跟鞋上前,高跟鞋在水泥地上,发出‘哒哒’的声音,她道:“她再怎么说,还是青洋的妈妈。”
 
    “我家不欢迎你。”唐悦转身,懒的看项雅芝,刚刚甩了两个耳光,也是因为项雅芝骂了她的妈妈,但,若真要因此而伤了项雅芝,且不说连青洋夹在中间会如何,就是因为这事,而让项雅芝抓到把柄的话,也太不划算了。
 
    白清动作极快,抓着项雅芝就往外面一丢,随即就将门给关上了。
 
    “咳咳咳。”项雅芝被甩到了地上,她好不容易可以呼吸着,她大口的喘着气,风拂过,她的后背,一片冰凉。
 
 第459章 调回(四更)
 
    “大嫂,当年的事实是怎么样的,你最清楚,今天这事,你就算告诉了大哥,你觉得大哥会生你的气呢,还是会生小悦的气呢?”连彤打开门,踩着高跟鞋,‘哒哒’的走到她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道:“也就大哥心软,如果我是大哥的话,早就把你给休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告诉你,小悦是我连彤护着的,你敢找小悦麻烦,我不会客气的。”连彤威胁了几句,这才转身进屋。
 
    唐悦拿着扫帚在收拾着院子,白清在一旁帮忙着。
 
    “小悦,你别生气,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不值的。”连彤安慰着。
 
    唐悦点了点头道:“你放心,疯狗咬我一口,我还能咬回去不成?其实就算她回去和连和告状,我也不怕的。”
 
    反正她也没打算认这个爸爸。
 
    “她不会的。”连彤意味深长的说着。
 
    唐悦将垃圾全部都清扫干净了,往院子角落里的大垃圾桶里一放,她欲言又止。
 
    连彤就像是知晓唐悦想说什么一般,她道:“我和项雅芝一向不对付,我们有些旧怨,所以,关系不好。”
 
    唐悦理解的点了点头,看连彤和项雅芝两个人在一起的态度,只怕不止是关系不好这么简单,根本就是水火不容的仇人。
 
    孟家。
 
    孟老爷子出院之后,身体虚弱了不少,他每天就是在家里转悠,有时候就和秦老爷子一起下下围棋,对于孟延之的事情,他没有问,就像是当作没有这个人一样。
,又特意来了孟家和孟老爷子说这事。
 
    孟老爷子听到这事,倒是高兴了不少,只是,这笑不及眼底,他道:“老秦,光有儿子有什么用,没有孙子。”
 
    “不,有孙子,但这孙子,以后还能跟我们亲吗?还能跟小晋亲吗?”孟老爷子这是出院之后,第一次谈论这件事情。
 
    秦老爷子顿了顿,他看着明显虚弱了一半不止的孟老爷子,他劝慰道: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说不准,小晋回到了京市,缘份就来了呢?”
 
    孟晋的年纪不算大,再娶个妻子,生个孩子,虽然是有些晚了,但是……老来得子的事情,也不是少数。
 
    “我可不抱希望了,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要想明白,早就想明白了。”孟老爷子苦笑着,为了让孟晋结婚,他什么方法没试过?
 
    最后,还不是以希望告终?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小悦,晚上怎么这么丰盛?”卫佳佳今天带着唐佑安一起过来吃饭,看到这么丰盛的饭菜,也不由的震惊了一番。
 
    “人是铁,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的慌。”唐悦笑眯眯的道:“我们可不能亏待自己,小婶,店里生意还不错吧?”
 
    “那也都是你的功劳。”卫佳佳夹了一只鸡腿给唐佑安拿着,唐佑安抱着鸡腿啃着,一点也不吵不闹的,卫佳佳道:“上回你们燕山春游之后,店里的生意,比以前就更火爆了。”
 
    她偷偷和唐悦道:“你猜猜,店里营业额多少?”
 
    “多少?”唐悦配合着询问着。
 
    “这个。”卫佳佳伸出了三个手指头。
 
    “三千?”唐悦保守的估计了一下。
 
    卫佳佳摇头道:“三万,你没想到吧?除去成本,一天还能挣个一万呢。”
 
    “啊……”唐悦不由的咽了咽口水,这数目也太多了。
 
    “你都不知道,这几天,我补货都补疯了,而且,现在还是冬天呢,京市冷,这呢大衣卖的特别的好,好多人都是几件几件的买,而且,不止京华大学,就是附近的大学,也闻风而来,你想想看,这人一多了,这卖的,也就自然多了。”卫佳佳细细解释着。
 
    呢大衣,唐悦因为喜欢,就设计了几十款,更别说换种颜色,每一种款式,都有很多种的颜色,价格高的有,低的也有,中等的更是有,因此,凡是进店的,只要看中了款式,基本都舍得买。
 
    卫佳佳考虑京市冷,这呢大衣的款式又进的齐全,还有那些毛衣,既保暖,又漂亮,别说是那些爱美的漂亮女孩子,就是她看着那些衣服,也是爱不释手的,店里请的两个卖衣服的女孩子,亦是店里的忠实客人。
 
    “这算什么,小悦,星耀的营业额,最高的时候也有十万呢。”秦安瑜插话说着,在外面出差几天的她,又吃上了唐悦做的饭菜,她心满意足的说道:“小悦,现在就是衣服款式不足,这春天都到了,夏天也不远了,小悦,我们今年总不能用去年的款式吧?”
 
    星耀每回都货源不足,也是秦安瑜的一块心病。
 
    恨不得天天跟在唐悦的身后催着她做衣服,可,看着唐悦每天忙的脚不沾地的,秦安瑜又舍不得。
 
    唐悦:“……”是她落后了吗?
 
    什么时候衣服店这么挣钱了?
 
    “小悦,我给你分红的那张卡,你是不是没去看啊?”秦安瑜突然说着。
 
    唐悦点头道:“那卡,我一直没动啊。”
 
相关阅读